<center id="wgwye"></center><xmp id="wgwye"><nav id="wgwye"></nav><menu id="wgwye"></menu>
  • 我的老師,您還好嗎?

    來源:銅川日報

    我的老師,您還好嗎?

    李彤  

    馬丁·路德·金曾說過:“一束光打進房子,既會照見灰塵,更會讓人看到希望。”在我十幾年的求學生涯中,我的老師,就是一束不滅的燈光,從少年時代起開始照進我的生命。

    在我上中學時,有許多好老師都曾走進我的生命里,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給我們代語文的袁麥玲老師,她高挑微胖的身材,燙著當時很流行的波浪頭。說話語速不快,聲音柔美、靈動,很有感染力,她只要一開口說話甚是好聽。袁老師見多識廣,知識淵博,教學特別認真,她的語文素養著實令人佩服,給我們上課思維簡單又清晰。她善用譬喻,我們每每因這譬喻的有趣,而忘記了文中最初的思想。我最愛聽她講現代漢語里的語法知識,每次袁老師講語法時我就異常的興奮,總能跟著她的思維把生僻的句子分析的清晰明了。她講起文言文,也是如水銀瀉地、信手拈來,讓整個課堂充滿意想不到的驚喜,讓我們在不知不覺間,忽然就已經下課了。

    袁老師性格溫和,心地善良,從不會打罵我們,遇到學生調皮她就假裝生氣高舉起教棍,可久久不會落下,對那淘氣的孩子嗔怪道:“以后不準這樣啦”。那時候大多數老師,只要求學生學好自己的課本就行了。可袁老師不一樣,她很注重我們的課外閱讀,把自己的藏書借給我們看,從不強迫我們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。那時候的我癡迷讀書,經常在袁老師的課堂上偷偷地看各種課外書,很多次,書都被她收走又放在講臺上。她雖然沒有嚴厲地批評我,但我心里還是會愧疚。在作文課上,她也會給同學們讀我寫的作文,并把這些作文抄在教室的黑板報上。即使我寫的作文從不按套路,她不但不會生氣,還會給我的作文后寫個鮮紅的“優”,現在在我看來,我很感激她尊重一個女孩自由隨意、天馬行空的性格。她還不斷地鼓勵我們寫作,時常對我們講:先談做人,再談作文。那時的我,對她講的話我似懂非懂。在袁老師的影響下,我在少年時期,讀了大量的文學詩刊,經典名著,這些書成為鞭策我今后工作、學習和做人的最堅實的力量。假期的通知書上,袁老師總是寫下表揚我的評語,對于一個孩子來說那真是很高很高的獎賞。我總是將那些評語讀了一遍又一遍,想象老師寫它們時的樣子,想象著這些文字背后蘊含的愛和鼓勵。現在想來也許就是很普通的話,興許每個同學都得到了老師獨一無二的評價,但在我心里卻種下了自信的種子,讓我對文學充滿了無窮的樂趣。

    同學中敬愛她的,當然不止我一人,在我看來,她是我遇到的老師中最美麗、最平和、最善教育學生的一位。

    人生最幸運的,莫過于在少年時代,能遇見一個好的老師。杜老師就是其中的一位,他是我上初一的數學老師。杜老師,一個眼睛很小,個子不高的瘦小老頭,他的數學課講得很精彩,對學生的作業要求極其嚴格。每每我們做錯題時,他總是站在講臺中間,兩只胳膊抱在胸前扯著大嗓門,操著地道土話向我們開罵,真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。他只要一進教室,一張嚴肅而不茍言笑的臉就是氣場,每天第一節數學課,他講完例題,便在教室里來回踱步,看著我們做題。下課時總是拿把凳子坐到教室門口,直到我們每一個人將數學作業做完、訂正完才能出教室。如果誰不能完成當天的任務,就會直接被罵,留到教室繼續完成。有多晚,他就陪你到多晚。我曾想,哪里來的這樣的老師,從來沒有遇到過。后來聽父親說,他和我們家還帶點遠房親戚關系,這讓我開心了兩天。可隨后的日子我并沒有因為他是我的親戚而開心很久。

    我坐在第一排,每次他站在講臺上,一眼就能看到我本子上習題的錯誤,還用他那粗糙的手指點著我的本子一遍遍給我講,我不敢抬頭,但我的頭頂能感受到他大聲說話時的氣息,我有時是沒聽懂的,可我還是連連點頭,以示自己聽懂了,有時因為沒聽懂還流過不少眼淚。

    我對上數學課是非常緊張的,我也曾經一度為自己坐在第一排而懊惱不已,只要下節是數學課,我時常連上廁所也忘記了。因為上課前,他會叫我們回答問題或被要求到黑板上解題,如果答不出、做不出,就要被罰站一直到下課。我是他最愛叫的那個學生,他好像每節課都會叫我,有時我開小差,他就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,向我扔粉筆頭,即使后來我坐到第五排也會被扔到。現在我做了老師,從來不拿粉筆頭扔我的學生。

    十幾年前,有一次在街上我遇到杜老師,他可能是老了,臉上沒了之前的嚴肅,笑盈盈的和熟人打著招呼。我走到他跟前開玩笑地說:“杜老師您肯定記不得我是誰了?”老師笑著想了一會,“嗯……你應該是在……你還有個弟弟……”他不斷地在回憶,后來還是說出了我的名字,聽到老師說還記得我,我非常的欣喜。我們姐弟兩個杜老師都教過,今想起來真的有很多感慨,我們閑聊著,他問到我的家庭,關心地問起我的父母、我的孩子。我的眼里早已溢滿了淚水,幸福感就涌上心頭。想當年,正是因為他對我的嚴厲,我的數學成績才沒有落下。我們還聊起校園那棵老樹、那幢用磚砌的窯洞,還有校門口那條既深又長的水渠……

    最后一次見到他時,是在2008年寒冬臘月,那個冬天,氣溫很低,在室外張嘴說話,都能看見哈出的熱氣變成白色的霧氣,我在杜老師家的村口看到了他,他穿著很厚的棉衣,佝僂著背,顯得有些落寞,還沒等我下車向他問候,他轉身蹣跚著碎步走開了。后來聽母親說,他得了不好的病,以后很長時間,我都再沒見到過他……

    我時常回憶起他給我們上的課,趕著我們要作業。何其有幸,老天讓我遇到了他這么好的老師。真想,躺在過去的時光里,沐浴那些純潔的陽光,重新來聽他的教誨!

    又是一個教師的節日,我從心底里輕輕地問一句:我的老師,您還好嗎?

    (作者系文家明德小學教師)

    ©轉載請注明稿件來源及作者
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
    Copyright?2021 銅川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銅川新聞網:www.xgllshengbao.com 地址: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:0919-3151312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: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-1 陜公網安備 61020102000086號 
    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 本站支持IPV6

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