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wgwye"></center><xmp id="wgwye"><nav id="wgwye"></nav><menu id="wgwye"></menu>
  • ?麥收方式的變遷

    來源:銅川日報

    麥收方式的變遷

    郭艷婷

   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,我在農村的小學讀書,那時候學校有個特殊的假期,叫農忙假,時間在農歷五月麥收時節,假期大概5至7天。如今20多年過去了,最為深刻的感觸就是小麥收割方式的轉變,從鐮刀到聯合收割機的華麗巨變。

    一彎鐮刀+架子車

    聽祖父說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每到麥收時節,他和伯父伯母,年長的堂哥堂嫂們天不亮就出門,帶著水壺、鐮刀、草帽、麻繩,揣上幾個油潑辣子夾饃,奔赴那一片片金色的麥田,手持鐮刀“嚓嚓嚓”地把麥子割倒、扎捆,裝到架子車上,然后在車前套一頭健壯的黃牛,一個人牽牛,一個人拉車,上坡的時候,還得一兩個人在架子車后面撅著屁股推,汗流浹背地把一捆捆麥子拉回打麥場。

    拉回來后就要攤場,就是把麥秸稈一扎扎豎起均勻地攤在場里,俗稱“攤場”。攤晾好經太陽暴曬,俗稱“曬場”。曬得差不多了,用鐵杈把麥稈翻轉,將其平攤在場里,套頭毛驢或者牛拉著碌碡碾,反復碾壓,每碾一次,就用杈將輾至扁平的麥秸稈挑出,使糧食與麥秸稈和糧糠分開,俗稱“碾場”。碾至場里只剩下糧食與糧糠,便可以開始揚場了,一般由兩個人完成,風起時,一位長者(一般是男性)用木锨站在下風頭,用木锨將糧食與糧糠的混合物迎風揚起,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,在風的吹拂下,便會看到金黃的麥粒非常均勻地散在空中,其形狀像一道雨后彩虹,然后再散落下來。這時候另一個人拿著一把大掃帚一遍遍地掃浮在糧食上的糠皮,而糧糠這時則像漫天飛舞的雪花,紛紛揚揚地隨風飄落。最終糧食便與糧糠分離開來,將糧食裝至蛇皮袋里儲存起來,將糠皮用來燒炕,合理利用,毫不浪費,這個過程俗稱“揚場”。這是家鄉人最原始的脫粒方式。

    一個麥收時節過后,家里的壯勞力都會瘦一圈,皮膚經過太陽的暴曬,也黑些了。父輩們的辛勤勞作,使得我們頓頓能吃上白饅頭。

    一把釤子+手扶拖拉機

    當我有記憶的時候,已是上世紀90年代初期了,那時候改革開放的春風早已吹遍大江南北,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大力實行,讓鄉親們結束了食物短缺的日子,憑著勤勞的雙手,家家糧食裝滿甕。

    那時候,釤子代替了鐮刀,大大提高了收麥效率。民間傳說這種釤子是諸葛亮發明的,但用釤子收麥子,除了要有一定力量外,對技術要求相當高,因為釤子掄起來有一定的危險性,如果技術掌握不好,刀刃很有可能傷到自己,所以一般都是男性使用。釤子的出現和普及,在一定意義上也解放了廣大農婦,再也不用跪在金黃色的麥浪里一鐮鐮收割麥子。用釤子收割小麥再現了農耕文化的勞作技藝,讓人們感受到傳統農業生產中的經驗與智慧。

    除了一些坮塬坡地需要牲畜,手扶拖拉機和三輪車基本上代替了架子車,釤子代替了鐮刀,可攤場、曬場、碾場、揚場的過程依舊不變,麥收時節依然需要全家老少齊上陣。

    聯合收割機+一卷袋子

   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,到了21世紀,農業機械越來越先進。聯合收割機不知什么時候就開進了田間地頭,大大解放了農村勞動力,青壯年勞力紛紛進城務工,收麥子從以前十天半個月的拉鋸戰到現在幾個小時就能輕松搞定。

    21世紀初,我在城里讀中學。每到麥收時節,父親母親只要帶著一卷蛇皮袋子去地頭站著即可。聯合收割機在田埂上來回作業幾次,6畝麥子三四十分鐘就能收割完畢,麥秸稈也被均勻地粉碎,覆蓋在麥茬上、灑在田埂里。收割機將一鏟鏟的麥子倒在五輪農用車的翻斗里,幾分鐘就拉回家了。晾曬兩天,便可儲藏起來。

    現如今,有些農民在城市化進程中,離開了農村,但那些難忘的麥收歲月,卻早已鐫刻在生命深處。

    ©轉載請注明稿件來源及作者
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
    Copyright?2021 銅川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銅川新聞網:www.xgllshengbao.com 地址: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:0919-3151312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: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-1 陜公網安備 61020102000086號 
    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 本站支持IPV6

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