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wgwye"></center><xmp id="wgwye"><nav id="wgwye"></nav><menu id="wgwye"></menu>
  • 文石:獨處與獨樹

    來源:銅川日報

    文石:獨處與獨樹

    雒忱

    一直敬重那些活得很純粹的人,他們臉上或許也有疲憊和滄桑,但眼睛里一定是自信和充實。文石就是這樣的人。

    文石對于書法的選擇是一輩子的,他虔誠而又執著,敬畏而又博采,孤獨而又充實。這是一份沉浸與深埋,是一種忘我與癡迷。

    早知文石之名和他的書法,一直未曾謀面。柳公權的故鄉出了又一位有造詣、有特點的書法家,這早已經不僅是坊間的傳說。柳公權崇尚的“心正則筆正”,是一代書法大師的遵循和經典。文石的書法“兼擅諸體”,從甲骨文以降,多種字體兼修兼學,都不是照葫蘆畫瓢式的描摹,最終都是既具有由來,又有文石自我之氣韻的書作。各種字體,立勢必正,就是草書亦然。究其因由,也在法心公正,奪其正氣。無嘩眾取寵之心,有潛心研磨之意。所謂“人品正當,文品高古”,最少是文石心中多年的追求。幾十年過去,沒有搞過煙云般的書展,從來沒有在所謂的“壇”上尋找光輝。即就是唯一的一本書法散集,也是為母親八十大壽趕出的,且取名《閑庭逸墨》,表明心志浸于“閑庭”之中,功名利祿存于“逸墨”之間。

    文石壯實有力,年輕時也曾經“練”過,身手敏捷,騰挪自如。面色黧黑猶如農人,目光內斂而又敏銳。一頭簡單往后打理的濃發,就像他內心茂盛蔥蘢的創作激情……

    一個偶然的文化活動,我與在人前并不善言談的文石見面了。不是因為愛好,不是因為鄉情,因了一種強烈的氣息和欣賞。活動結束,我去了文石的書房,看到了《閑庭逸墨》書法散集,見識了文石的書畫還有陜北石獅擺件收藏,他的篆刻和梅花、蘭花,認識了真實的文石。

    人生不長,專事一事,精進有樹,這是文石父親的教誨,也是文石的感悟和原則。

    文石父親的文化程度并不高,但卻崇尚文化教育。從收集奇石、根雕、院落景致開始,到結交有文化的人,文石一直在父親的熏陶中成長。“家有萬貫不如一技在身”,在父親來講是為以技謀生,萬千道理都在其中。最少要求成為有一技在手的匠人,一輩子生活有著落。直到有一天鼓勵文石寫字,誘導文石有了自己的愛好。一經鉆研,文石就被書法的特殊韻致所吸引,從此沉浸其中不再松懈。在文石來說就不是成為一個只會模仿的匠工,他得到的感召,是要把謀生手段提高到一生的追求。后來,當書法與工作相沖突,文石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書法;當老家找不到師從學習的機會,文石毫不猶豫遷入西安。

    兼修是文石學書的胸懷和眼界。每一種字體,每一個堪稱書法里程碑的創新,都深深吸引著他。集中一段時間學習一種字體,直到深得其中三昧,品出其中滋味和氣韻。用敬與虔誠,去攫取每一種字體的靈魂,總是超越形似之殼,而去探究隱沒之中的神道。書法是一種個體精研的結果。每一種字體既代表歷史的演進和歷史的腳步,又具有獨立的不可代替的神韻和格調。只有潛神其中,方可打開眾妙之門。習練張芝、顏真卿、歐陽詢、魏碑、姚伯多造像碑、王鐸是這樣,專工甲骨文、金文、石鼓文、漢簡,也是這樣。文石的求索達到了“登高莫問千秋月,上馬直追萬古風”的境界。

    專事與精進,該是文石的立身之本。

    靜氣與孤獨,文修與研書相結合,造就文石書法的卷牘氣質。

    叔本華說:沒有相當程度的孤獨,就不可能有內心的平和。

    文石的靜氣來自在孤獨前行中的精進與體悟,來自于享受孤獨之中的獲得。

    孤獨是一個人內心本真的歸位。沉浸孤獨而不自知,是孤獨的至高境界。因了孤獨,才收獲了獨特,因了孤獨才領悟了形意神的融合與完美。

    文石一路走來的大部分時間,是在書房之中的研習。陽光充足,谷物相伴,蘭梅圍繞,陶罐排列,奇石在側,香茗彌散,文石在濃烈的自然和文化環境中潛修。所有的文字都是文意的集中表達。文字在單體里只是冰冷的存在,唯有與抒發情感與記述相結合,才會生動而富有活力。臨摹古人與今人的作品,文石的關注點在于駕馭某種字體與文意的結合之美,由而就使得研習有了獨到而別致的表達。文石的靜是“梅開硯旁香染翰,蘭生案邊幽滿室”的純粹。

    完美的書法是文意與其文字載體的完美結合。一切藝術的修習,無不源自于對美的賞識和對情感世界的拓展。對于經典的閱讀,造就一個書法家對于文字的駕馭和情感的抒發。正而不呆,草而不野,收放有度,飄逸自如,堅如鐵,奔如風,柔如絲,枯不絕,拙藏巧……對于典籍的修習,給文石的書法增添了潤澤與華彩。觀賞文石書法,是對經典詩文情感的提升和凝練,是文與字相得益彰的表達。文石追求的是“墨潤詩句思無邪”,我覺得做得到位。

    見到文石的作品,書卷氣立現,金石氣飽滿。

    人生修度,情感為舟。正念正覺的情感世界,是文石書法彰顯出特有韻致的基石。

    濃縮的管見是文石的書齋。對自然的敬重和膜拜,充滿了整個空間。成串的玉米棒子、谷穗子、稻黍果實,枯蓮蓬,老樹樁,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葫蘆,環置的奇石以及奇石之上的各種蘭草……文石仿佛處于飽滿的自然情趣之中。能夠看出,主人不是在裝點門面,附庸風雅,實在是一種沉浸,一種埋身,一種彌散,一種提醒。

    竹子發育太盛,移到小區做了園林。朋友處得來稀有品種的梅花—— 名曰虎蹄,蔥蔥蘢蘢地生長,一場寒流摧殘了她。憑吊之余,文石愛上了畫梅,于是書齋里掛滿了梅花。喜愛蘭花,筆下總是有蘭花的影子。文石孝敬父母,父親去世后,母親一直隨文石生活。但凡能使老人開口笑的事,文石都會去做。文石不喜歡湊熱鬧,不搞虛頭巴腦的書展,沒有一本接一本地出版個人書畫集。從藝三十多年,趕在母親八十大壽時,出版了《閑庭逸墨》的個人書法散集,為的是告慰老人,博母親開心一笑。巨型的“壽”字沒有寫過,文石不敢馬虎,關在書房精心研磨,給母親八十壽辰獻上了氣韻貫通、結構大氣、行筆蒼勁、筆意飽滿的“壽”禮。

    這一切都是為了情感的鋪排。

    幾十年孜孜謹謹潛神在名利行中,卻能夠在最計較名利的行當里淡泊其外。心向大海花自開,努力之外,一切交給天意。文石可以趴在戈壁灘上撿石子,能夠面對一塊石頭審視一整天,可以用大把大把的時間伺候他的花草,但拒絕參加各種名目繁多早已經變了味道的展覽。藝術需要市場的檢驗,藝術也必將走向市場。只是早已經沒有了藝術氛圍和標準的所謂的“壇”上的事,已經絲毫提不起文石的精神。胸臆間是“舟車各行乎水陸,魚鳥同樂于天淵”的寬闊無垠。

    藝術創作需要一份純粹的激情,藝術的表達需要非市場意義的探索和創新。文石一直潛心于自己的“事”,市場上的事隨緣就好。他自信“梅香自有清風送”。

    藝術是嚴肅的創新,切忌匠工的復制。

    見慣了各種筆會上的筆走龍蛇、洋洋灑灑,不知道是人們的欣賞水平變異了,還是當代藝術家的水準提高了,什么樣的表演都有……

    文石對于自己的書法作品要求很是嚴格。自己不滿意的絕對不會拿出來,哪怕是些微的缺憾,都絕不將就。每一塊牌匾,都是根據牌匾命名的意義再三琢磨,有時會寫幾十遍,直到自己滿意為止。文章千古事,書道蘊意重。不僅僅是不負人托,不負良心,不負書道,文石的原則是“玄通明澈,無有塵垢”。

    選擇時間打坐是文石的習慣。放下塵勞,松靜自若,渾圓內心,聚集能量,以慈愛與悲憫之心與身外融通,感悟完全清靜的無為,匯聚凝神關注的力量。習練拳腳以強身健體,靜修打坐以凝神聚力,讀書閱覽以廣闊胸臆,悉心精研以傳承精要,再三研磨以不負書道,寧缺毋濫以精品傳世……

    文石原名文小明,文石是自號,是在明志,志在書道如磐石。他要做的不是以技謀生,他要做的是一生的摯愛追求。摹寫不是他的向往,得其精要,成為自己才是目標。執著與博采是眾妙的融會貫通,孤獨與拒絕俗務是為不流俗于市儈,嚴謹是原則上的創新而不是獲取利益。斗室中的耕耘,精進中的錘煉,終于使文石成了想要的自己。這是有追求的人的至高境界。

    我說文石,你的經歷用四個字總結就是:獨處,獨樹。獨處是甘于寂寞,享受孤獨,做不同的自己的必然選擇。獨樹是在全面集成書道精要的同時,能夠找到自己,獨樹一幟。文石謙遜地說,獨處是真實的,也是多年來一直遵循的座右銘,不敢偷懶,不走捷徑,獨處靜思,獨處感悟。獨樹真不敢說,只能說有了一些屬于自己的東西。書道博大精深,越學越覺得有許多東西還要摸索。這話是對的,書無止境,道遠且長,宜于謙謙獨行。

    對于文石書法和文石的道路,甘于置身紅塵外已是不易,在傳承基礎上有了屬于自己的獨特味道,就是文石的獲得。黃天不負獨處人,終以獨樹報文石!

    ©轉載請注明稿件來源及作者
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
    Copyright?2021 銅川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銅川新聞網:www.xgllshengbao.com 地址: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:0919-3151312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: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-1 陜公網安備 61020102000086號 
    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 本站支持IPV6

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